三人行Free参留久拾

   晓星尘站在原地,等他反应过来后,可见范围只落下一片空寂。晃晃头,晓星尘决定把它归为过于焦虑的后遗症,回去了。更没听见轻飘飘的‘会长,马上要见面了呢。’
    进了教室,一群学生围在讲台前。班主任是个人气蛮高的人,但也不至于围到水泄不通吧。晓星尘疑惑着坐回座位,翻起桌上的学生会事情清单,目光落在转学生时停住了。
   ‘姓名:不明   性别:男  级别:高一   原先于  不明 著读   转入 X高 ’
  学校为什么会让这种不明人物来东区,就算是校长他儿子,起码会写自己的名字吧,名字都不会写,或者是不愿写,到底是个多么嚣张的人?
上课铃声一响,班会课,学生纷纷散去,脸上却添了一份期待。
    班主任笑意漫散在午后的夕阳中‘欢迎我们的新同学,薛洋!’门后的少年迎着散碎的阳光,嘴角上扬露出一对虎牙,‘大家好啊,我是薛洋。’然后在黑板上留下龙飞凤舞的薛洋俩字,指了指晓星尘旁边的位置,‘我可以坐在晓会长旁边吗,老师?’
他说的时候咬住晓会长三个字念,把刚抬头的晓星尘下吓得不清。
  老师眼睛都不带睁开的(眯眯眼那种)点点头‘薛同学既然认识晓星尘,不如让他带你熟悉一下这里? ’  ‘只要晓会长愿意,我一定不会客气。’
    两人谈的是‘其乐融融’,同学们也符合时机的应上几句,就把晓星尘妥妥安排好了。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本校学生是不用填这么完整,加上他自己的本事和‘嚣张’
的性格,薛洋,‘隐藏’自己的身份于学生会还不容易?
  一只手唤回晓星尘的意识,薛洋放大的漆黑眼睦子咋把咋把 ‘晓会长,请多多指教阿。’   ‘多,多多指教。’对上阳光轻攀上少年的脸,晓星尘不知怎么的心跳漏了一拍,不同于先前的好奇或害怕,一种轻盈的旋律缓缓灌入喉中的失语,是少年的阴霾下的清纯。晓星尘愣在那,等到对方笑意深到自己完全沦陷时,老师的手重重压了一下晓星尘‘卿卿我我的事下课再干好吗?’不知老师是否是故意用错以钩回晓星尘的注意力,薛洋不知什么时候转了过头,不轻不重嘀咕到‘老师说的有理了,下课再干。’然后再‘’不舍‘’的瞥了一眼晓星尘。
晓星尘羞愤的甩回头,硬是盯着桌板,一节课无语。薛洋则瞥到晓星尘红到耳尖的景象后,心里偷偷乐了一节课,原来是个易害羞的主阿,晓星尘?最后那堂课两人是什么也没听进去了。

晓星尘内心:我怎么会觉得薛洋很好看?还看呆了?都是阳光特效,对,阳光特效。

我要更一篇,薛洋要出现了,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
不定期更新。

学生会的人还算能干,开的会也简单清晰,也就是什么互相认识,开学活动。但晓星尘精神不好,迷迷糊糊只听到了什么从西楼会调来什么学生,一些活动的内容,分工,最后实在撑不住了,才散了会。学生会也多少知晓一点他没精神的原因,都表示理解,更有甚者,表示深深的 同情,都希望会长能够早日解决会长自己的‘心病’,安稳睡上那么一晚。
晓星尘谢了大家的好意,扶着墙,走进洗手间,用凉水拍了拍脸,抬头看见镜子中眼睫毛都挂上水珠的样子。‘阿菁要是看到了,又得说我了。’说罢自嘲的勾了勾嘴角,转身出去。却在转角撇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浑身一颤,定在原地。
  第伍章   完
(嗯,那什么,转角遇见爱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)
中秋快乐  米娜桑(。・ω・。)ノ♡

自从‘偶遇’薛洋后,晓星尘减少了在走廊游荡的时间,对晓‘晓会长’这个称呼十分胆寒。实在不是他胆小,只是薛洋幽深的眼睦中映着的莫测令人窒息。
晓星尘打从记事起身边都是积极向上的人,从未见过薛洋这样‘身绕黑气’的。未知的好奇与恐惧,这是薛洋被刻下在晓星尘心中的形象。他们仿佛是倆个极端一样,一黑一白的平行线相交在莫比乌斯带上相交 ,两个磁极相互吸引将,将会交缠不休。
   白纸被墨水溅起圈圈涟漪,记忆中的眼瞳再次浮现眼前‘你好啊,晓会长?’
   晓星尘从梦中惊醒,背后冷汗浸湿了上 衣,丝毫没有觉得从噩梦醒来有多轻松, 反而身上更贴一份寒意。
   几番折腾后,晓星尘放弃了睡觉,躺在床上,双眼睁开。月光透过窗帘,轻柔地铺在未睡之人的身上,仿佛在安慰那人。
  再醒来时,面前是一个女生,本子紧贴身前脸上隐隐泛着浅红,‘晓,晓会长,学生会要开会了,我,我看你没有醒,我,我就……’
‘’两条辫子靠在身前,应该是个乖乖女吧。‘’晓星尘心里念到,准备从凳子上起身。这么近接触的,除了父母,屈指可数。于是他少有的扫了一眼,便低头推上眼镜。
   走吧’晓星尘对落下的人淡淡提醒到。后者才从什么幻想中醒来。
第肆章   完
(女生:你们不知道晓会长从睡梦 里 中起来的样子有多可爱,里们不知道啊啊啊啊啊!不过他的老攻应该知道,啊啊啊,拜拜,我去写文了。(≧∇≦)/)

      K校教学楼分为东西栋,东边分布着品行优良的学生与各路学神,为数不多是靠关系或金钱塞进去的,但硬盘都是过的了关的。而西楼则恰恰相反,是本市为了平衡所谓的优等教育机会而捞起的几乎是垫底的学生,‘’治安‘’可想而知,小混混自然也不少。而晓星尘和薛洋在其中分别成了俩榜样(倆栋楼神/划掉)。
    所以本来东西栋的人应该是看得见摸不着的关系,(那么我们的薛洋小朋友又是怎么见到晓星尘的呢? 这个问题问得好/划掉)但凡事总是有这么些特殊情况,比如薛洋。
     薛洋能称为混混头儿,那必须得有点文化。可他不仅仅是有点,还是年年理科榜上数一数二的人物,区内比赛获个奖都是轻轻松松(这个区算平均水平)。
      但就这么个人物,迟到、旷课习以为常,但又可谓‘洁身自好’。不吸烟,不沾酒,又非网瘾少年。他对恶作剧,打架情有独钟,老师、家长都管不动。    据说是把别人打进过医院,自己也经历过了少管所一日游。那‘据说’传开后,小混混见着他都是低头哈腰,在外算得上‘赫赫有名’。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也只是从经常围着他的迷弟迷妹们口中知晓一二,从没有见过气质相符的人物。就更料不到对方会找上门(还撩人/划掉)愣是被薛洋加入了菜单。
      第三章   完
  
  
  
   带入算完了吧,准备正文。
   字数会不会太多,字会不会小,不会眼花吧_§:з)))」∠)_  静等评论(不要大意,放肆评论)

   日常放完溜|・ω・`)

这人、、、好
_§:з)))」∠)_
(草稿流)

  晓星尘是著名了的‘学生会会长’,不仅从初中开始就当上了学生会会长,本人盯的气质也是满满的‘嫉恶如仇’,是老师们口中的好学生,家长谈话中的好孩子,社会主义的优秀接班人 ……(咳咳,台词不太对劲)总而言之就是‘清风明月晓星尘,落落大方,两袖清风,为人和善,实乃可敬之人。’(打住)最终不负众望,考上本市可数一、二的高中,K中,本来应该是继续‘清明’的,却被著名小混混头儿盯上了。在正式开学的第一天的午休路上,听到一声种干净的少年音,喊着‘晓会长,晓会长’。不过几秒,便被一双胳膊笼住……
        来人堆了满脸笑意,却让人感到八月飞雪。晓星尘无时不在挣扎着,但书呆子之力哪能够与常年打架的薛洋之力相比呢?还是没能挣扎出来。
     来人的吐息轻撒在晓星尘后颈,弄得对方后颈一缩,淡红攀上晓星尘的双耳。薛洋满意的勾了勾嘴,凑上前去,道‘你不管管我吗,学生会会长?’
第一章  完

第一章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
我我我,算了,溜|・ω・`)

  ‘’ 你不管管我吗,学生会会长?‘’薛洋的气息撒在侧颈,嘴角扬起,露出他的一对小虎牙。晓星尘被他从背后圈住动弹不得。薛洋单手攀上对方下巴,强行把晓星尘撇开的脸坂扳了过来,对上他写满戏谑的视线。晓星尘趁此甩开薛洋,急促向前了几步才淡淡但清晰念道‘你没有违规(不会罚你)。’
    薛洋没有追上去,漆黑的眼睦中笑意加深了几分。而晓星尘只感觉被人盯上了,浑身一颤,加速离开。
    序章  完

我是的,我在干什么???
溜了溜了|・ω・`)@

伍六七……
他帅得一堒糊涂(。・ω・。)ノ♡